虫媒疾病

免费咨询热线 400 820 8770  或者 联系我们

虫媒疾病

虫媒病会给个人甚至国家造成巨大的健康和经济负担。数百万人会直接受到感染,从而引发疾病、缺陷、残疾(例如:视觉缺失)。

在国家层面上,虫媒病会摧毁医疗体系,并且,由于大量人员无法有效工作,从而导致巨大的生产力损失。那些产品交易对卫生和洁净度要求高的公司,如食品和医药,也将因为昆虫污染遭受巨大的经济和声誉损失。

随着国际社区的共同行动,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地方性疾病已经显著减少。人类非洲锥虫病的报告案例数减少了90%,根据世卫组织(2015)的研究调查,淋巴丝虫病在六个国家已无踪影。其他一些共同行动致力于消除影响数百万人的其他重大疾病,如疟疾和美洲锥虫病。

但是,人类的骄傲自满让多种几近灭绝的虫媒病又死灰复燃。随着20世纪中期杀虫剂的开发和广泛使用,多种疾病在防治项目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当威胁减少时,项目即被终止,预防措施也随之消失,基础设施也不见了踪影。疾病的死灰复燃,需要国际社会多机构合作来重启防治项目。这表明:持续监控和健康护理、昆虫学、病媒防治等方面能力的维护对于疾病防治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全球气候的快速变化和人为环境变化,各种新型疾病日益流行。例如:随着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化发展,登革热案例在过去的50年时间中增加了30倍。由于全球贸易、移民和旅行,一些原本因为物理传播和气候限制而仅存在于某些地方的疾病也被传播开来,获得了新的立足点。

虎蚊(白纹伊蚊)是人类环境中的一个多产繁殖种类,也是多种疾病的传播媒介,包括登革热、西尼罗热和日本乙型脑炎。在东亚和南亚,虎蚊在其自然范围内扩散地很快。由于旧轮胎贸易的发展,现在,虎蚊已经扩散到美洲北部和南部、非洲、澳大利亚和欧洲南部地区。虎蚊已被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合会(IUCN)列为全球恶性外来入侵物种的一种。2015年,奥地利报告了其首例西尼罗热病例,意大利、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以色列和塞尔维亚也有此类病例的报道。它是欧洲疾病预防和防治中心VectorNet项目现行监控的多种病媒生物之一。

破坏性疾病对热带和发展中国家产生的影响众所周知,但是,很多疾病对发达国家也产生了重大影响,并且随着气候变化,其他疾病的严重性也在显现。例如,据世卫组织2006年估计,哮喘——一种对多种微观粒子(包括来自房尘螨和蟑螂的微观粒子)的过敏性反应——影响了全球3亿人。在美国和一些其他国家,哮喘是儿童就医的一个主要原因。因此,虫媒病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人员、健康服务和经济都具有重大的影响。

疾病传播

虫媒病以两种方式主动或被动传播:

  • 生物方式:在找到新宿体前(通常通过叮咬吸食血液),致病感染源在动物体内繁殖,繁育或经历各个生命周期。在某些情形下,感染源通过节肢动物在人体皮肤上排便被释放出来,或通过挤压身体进入被叮咬处或伤口处,或通过不干净的手进入口中、眼睛或鼻子中。
  • 机械方式:苍蝇、蟑螂和甲虫通过与污物、废物和被污染材料接触或进食感染致病源。然后,通过排便、反刍或由体外携带至人类环境中的物体表面和食物上来被动传播这种感染源。

蟑螂和家蝇——人类环境中的常见生物,虽然不会叮咬,但是,却是多种致病细菌、真菌(包括霉菌)、蠕虫肠虫、原生动物和病毒的机械载体。在发展中国家,它们常群居于医院、食品店、住房、动物棚舍和餐厅内,是腹泻和痢疾致病感染源(如沙门氏菌和志贺菌属,包括耐药菌株)的主要病媒体。

瘟疫

昆虫:东方鼠蚤
感染源:细菌, 鼠疫耶尔辛杆菌

此类瘟疫细菌可通过多种途径传播给人类:

  • 跳蚤叮咬;
  • 处理被敢染动物或其体内器官和液体,包括被污染的土壤和表面;
  • 被感染的空气粒子,来自受感染的患者咳嗽或被感染的产品。

在中世纪,大鼠是很多种历史流行病的主要疾病载体,沿陆路和海洋贸易路径被运输时,已经致数百万人死亡。现今,这种瘟疫可见于亚洲部分地区、非洲、南美洲和美国内的多种小型哺乳动物及其捕食者,但是,传播速度并不快。

根据感染程度,瘟疫分为三类:

  • 黑死病:最常见的迹象是淋巴结(部)肿胀痛疼,因为细菌会在淋巴结(部)繁殖,如不治疗,便会从此处扩散。也会有突然发热状况和身体极其虚弱的情况。
  • 败血性鼠疫:发热、极其虚弱、腹泻、精神错乱、腹痛、休克以及皮肤和其他器官出血。皮肤和其他组织会变黑,手指、脚趾和鼻子坏死。
  • 肺鼠疫:发热、休克和肺炎,导致呼吸困难、胸口疼、咳嗽和带血粘液。

这种瘟疫可以使用抗生素进行治疗。如果发生黑死病,可能会在两周内死亡。如果发生败血性鼠疫,可能会在症状出现前死亡。如果发生肺鼠疫,未经治疗的病人都将死亡。

美洲锥虫病

昆虫:猎椿/ 亲吻虫/ 锥蝽
感染源:原生动物:克氏锥虫

美洲锥虫病亦被称为南美洲锥虫病。有150虫子和100多种哺乳动物携带原生动物寄生虫。世卫组织将其归类为一种被忽视的热带疾病,全球约有800万人被感染,被感染人群主要集中在中、南美洲。预计有10000人死于这种疾病的并发症。

其成虫和蛹(不论雌雄)都以吸食血液为生,因此,会寻找人类宿体进食,特别是暴露部位,如脸部。但是,它们的粪便中携带寄生虫,进食后会排放在皮肤上。当不小心擦拭被感染皮肤时,可能会将原生动物带入被叮咬处、其他破损皮肤处或眼睛和嘴巴内。这种病也可能会通过输血、器官移植和食用带有寄生虫的被污染食物而进行传播。

其症状开始时一般包括:微热、淋巴结肿胀、头疼、被叮咬处局部发肿,之后,症状可能会消失。但是,30-40%的人在首次感染后的10-30年后,会出现其他症状,比如:心室扩大、心脏衰竭、食道扩大或结肠扩大。

登革热

昆虫:蚊子
感染源:登革热病毒

据世卫组织统计,登革热是全球范围内最重要的蚊媒病毒性疾病,是17种被忽视热带疾病中的一种,需要我们采取重大措施来提高人们意识,以及铲除这种疾病。在热带地区100多个国家内(从中、南美洲、非洲、南亚和东南亚直到太平洋岛)这是一种地方病。在过去几十年内,随着城市无计划发展(为其发展提供了理想的繁殖条件),这种病肆虐发展。世卫组织预计每年有5000万到1亿人被感染,占这种地方病流行国家人口的一半。

登革热的威胁大于当前爆发疾病所带来的威胁,因为蚊子病媒在地理范围上分布很广,而虎蚊(白纹伊蚊)又扩大了其感染范围。在过去几年,克罗地亚、法国、马德拉岛、佛罗里达(美国)和云南(中国)也报告了类似新的病例。

多数病例都是无症状的,或是发生微热现象,大约有5%会出现严重疾病,在感染后的3-14日内出现突然发热,伴随着头疼、肌肉疼、关节疼,以及体疹。当前,并无专门的疫苗和特定的处理措施。

疟疾

昆虫:蚊子
感染源:原生动物、镰状疟原虫、恶性疟原虫、卵形疟原虫、三日疟原虫和诺[耳斯]氏疟原虫

疟疾能引起每年高达一百万的死亡病例,预计感染全球2亿多人。当前,在97个国家发生疟疾,覆盖全球人口的一半。大约90%的死亡病例发生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特别是尼日利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这种疾病主要发生在卫生设施不完善的偏远地区,主要威胁年轻人、孕妇和艾滋病感染人群。

寄生虫具有十分复杂的生命周期,而其中在蚊子和动物宿体内分多个阶段存活。在宿体内,寄生虫可以在肝脏内生存长达30年,而无任何症状;也有一些在红细胞内生长和繁殖,不管是雌性还是雄性,都会感染蚊子。

在感染后的7-15日内出现发热、头疼和呕吐症状。如果不进行治疗,恶性疟原虫会快速繁殖,并阻塞重要器官(包括大脑)中的细血管。其他类型会在肝脏内拥有一个休眠期,可能会在其后数月或数年内才会发作。

西尼罗热

昆虫:蚊子。
感染源:黄病毒和西尼罗河病毒。

事实上,在1937年被发现前,这种疾病在乌干达以外地区是不为人知的,直至20世纪90年代,在阿尔及利亚爆发才被世人所知。现在,它已经蔓延至所有温带和热带大陆地区,甚至美国也在2012年爆发过一次西尼罗热,286人因此而殒命。欧洲疾病和控制中心在欧洲监测了相关的感染情况,并于2015年报道了欧盟成员国截至8月份所发生的八例WNF病例:奥地利(1)、意大利(4)、保加利亚(1)、罗马尼亚(1)和奥地利(1)。并在邻国检测到了8例案例:以色列(7)和塞尔维亚(1)。甚至为此而编制了一张病例互动图。

80%的被感染人群不会出现任何症状。而剩下的20%中,会在被感染后的2-15日内出现症状,包括:发热、头疼、身体疼、关节疼、呕吐、腹泻或皮疹。多数人能完全恢复,但是,身体虚弱症状会持续数周或数月。少数病人会发展成为脑炎、脑膜炎或脊髓灰质炎。目前,尚无特定的治疗措施,也无相关疫苗。

黄热病

昆虫:: 蚊子
感染源:病毒和黄病毒

黄热病是一种原发于非洲中部地区的出血热,但是,在17世纪时,随着奴隶贸易的发展,已经扩散到南美地区。黄热病在非洲34个国家属于地方病,其中,每年预计有20万感染病例中的3万人死亡。黄热病有三种传播方式:

  • 城市方式,由埃及伊蚊传播。埃及伊蚊在人类环境中的新鲜水源处繁殖,例如:锡罐、水包、水沟,等等。在非洲,这是最主要的一种感染方式;
  • 森林方式,主要通过非洲南猿和伯姆伊蚊传播,其中,猴子是主要宿体。在南美洲,这是最主要的一种感染方式;
  • “萨瓦纳”模式,近期在非洲比较盛行。

在感染后的3-6日内显现症状,包括:发热、头疼、背疼、肌肉疼、恶心和呕吐。大约15%的病例会发展成急性有毒阶段,由于肝脏受损,会出现黄疸病,及出血迹象——口、眼、鼻出血,胃肠道产生黑色呕吐物。对于超过20%的病人而言,该阶段将是致命性的。

可注射安全疫苗,保护期至少为10年。

莱姆病

病媒:鹿蜱
感染源:细菌、伯氏疏螺旋体病毒和伯氏疏螺旋体

莱姆病是北半球最常见的蜱媒病,因为蜱虫寄生的多种哺乳动物成为该病的载体。根据世卫组织统计,在美国,每10万人中就有7.9人感染此病,在英格兰和威尔士每年有6000例以上的病例报告。

莱姆病症状包括:粉红色或红色皮疹,多数情况下,在中间有一处红斑,外围为红色圆圈——形如牛眼;体温为38°C/ 100.4°F或更高;症状类似流感,如头疼和关节疼;淋巴结肿大。可以使用抗生素进行治疗,但如不经医治,症状可能持续数年,包括关节炎、麻木、瘫痪,约有10%的感染人群发展为中枢神经系统疾病。

蜱咬热

蜱咬热主要包括如下两种类型:

科洛拉多蜱传热

昆虫:蜱:洛矶山林蜱(安氏矩头蜱)。
感染源:病毒和科州蜱传热病毒

科洛拉多蜱传热主要发生在美国西部和加拿大山地地区。其症状包括:发热、头疼、眼睛疼、灯光敏感、肌肉疼、恶心和呕吐。可对症治疗,以减少发热和疼痛。

南非蜱咬热

昆虫:蜱:钝眼蜱属、矩头蝉属和扇头蜱属。
感染源:细菌和斑疹伤寒立克次氏体。

南非蜱咬热是立克次氏体感染的一种,主要发生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西印度群岛地区。

该疾病的潜伏期为5-7天,其症状包括:发热、头疼、肌肉酸疼和皮疹(被叮咬处中心发黑)。目前,无任何预防疫苗,但是,可以使用抗生素进行治疗。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报告称:南非蜱咬热是南非旅行者发热的普遍原因。

哮喘

昆虫:房尘螨和蟑螂。
感染源:未知(过敏反应)。

哮喘并不是感染性生物引起的,而是对生物脱落的粒子的过敏反应造成的,主要来自房尘螨和蟑螂。因此,它并不是严格意义的虫媒疾病。

但是,哮喘对发达国家的健康和经济具有严重的不利影响。它是最常见的儿童慢性疾病之一,而且,在美国,是儿童住院治疗的首要原因。据世卫组织统计,全球有3亿人患有哮喘,非洲农村地区占1%,欧洲占7-20%,美国和澳大利亚某些城市占25-40%。

该病的主要致病原因是房尘螨,房尘螨为一种节肢动物,体长不到1毫米,主要以人类皮肤屑为食。房尘螨内脏内也发现有花粉、微生物孢子、网状菌丝体和细菌。房尘螨主要生活在床垫、地毯、棉被、枕头和家具材料所提供的狭小空间内,不管是天然的还是合成材料,都能为房尘螨提供理想的庇护场所。

螨虫的存活取决于合适的湿度和温度,因此,可通过对其生存场所的热度、通风和湿度控制影响螨虫的数量。最佳的条件为25°C和75%的相对湿度,在此条件下,大约25天可以从卵发展为成虫。粉尘螨通过形成具有抗干性的“原若虫”,可以再较低的湿度条件下继续存活下来。在长期干燥天气的地区,如美国,粉尘螨是最常见的一种螨虫。在高湿度地区,欧洲室尘蟎和宇尘螨则是最常见类型。

德国蟑螂是中国主要的蟑螂害虫类型。它们居住在除南极洲外的所有大陆的人类建筑内,但它们需要建筑(或船舶)环境处在较冷气候下才能生存。蟑螂常见于餐厅、酒店、医院、疗养院和食品加工设施内。多项研究已证明:哮喘与暴露在蟑螂过敏原下具有一定的关系。研究表明,在中国,有一部分哮喘具有蟑螂敏感性,特别是在城市地区,这也说明了虫害的普遍性。

非洲锥虫病

昆虫:舌蝇、马蝇、虻
感染源:原生动物、冈比亚锥虫亚种和罗得西亚锥虫

非洲锥虫病,也被称为昏睡病,仅现于非洲农村地区,主要影响贫穷的农村地区。20世纪60年代,这种病被控制住,但由于措施放松,20世纪70年再次出现。根据世卫组织统计,在过去的20年中,感染几率大幅下降,从预计的30万例降至3万例以下,这要归功于疾病防治活动。2015年5月,世卫组织报告,该病病例数已降至3800例,达到7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在当地健康中心,通过采取相关的防治措施,每年仍需筛选200-300万人。

舌蝇生活在林地、森林和植被内。雌性和雄性都会吸食血液并在日间觅食。家畜和野生动物在该病的传播中起着重要作用。

在非洲不同区域内发现有两种寄生虫亚种——东非昏睡病和西非昏睡病。一旦寄生入人体,这种原生动物首先会进入血液和淋巴系统并在其中繁殖,引起多种症状,如发热、淋巴结肿大和皮肤瘙痒。然后,会侵入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引起头疼、瞌睡和异常行为。如果不进行治疗,可能会导致昏迷和死亡。

阿米巴痢疾

昆虫:蟑螂、苍蝇
感染源:原生动物和痢疾内变形虫

以昆虫为媒介的阿米巴痢疾通过直接与人类粪便或被污染产品和表面接触,以机械方式传播原生动物。经估算,全球范围内,约50万人被感染,但大多数病例都是无症状的,仅有10%的患者出现疾病症状。

阿米巴痢疾能引起带血腹泻、体重减少、疲劳和腹疼。这种感染源能侵入肠壁,引起溃疡。然后,进入血流,进入其他器官,特别是肝脏。

炭疽热

昆虫:马蝇、鹿蝇、家蝇、丽蝇、蚊子。
感染源:细菌、炭疽杆菌。

爆发炭疽热时,罪魁祸首是很多种叮咬和非叮咬类昆虫,且在受控条件下,这些昆虫也会传播炭疽热。一种动物将细菌传播给另一种动物,或进食尸体后将粪便或呕吐物遗留在食草动物所食的嫩草上,都会引发炭疽热。炭疽热的休眠孢子期能在土壤中持续数十年,直至被食草动物消化或吸入,然后,由宿体内的合适条件予以激活。

人类感染有三种进入途径:

  • –吸入主要来自被感染动物皮和其他动物制品的孢子。其症状首先是流感症状,然后发展为肺炎,之后几日内会出现呼吸衰竭症状。经过治疗,死亡率约为45%(2001年,通过邮递方式发送孢子时,炭疽热在美国爆发)。
  • 胃肠–食用被感染肉品,引发严重腹泻、急性肠炎、吐血。致死率为25-60%。
  • 皮肤–在处理被感染动物或动物制品时,孢子进入皮肤切口,引起皮肤溃疡。如果不经治疗,致死率约为20%。

巴贝西虫病

昆虫:蜱。
感染源:原生动物、巴贝西虫。

巴贝西虫病并不常见,但是一种由多种巴贝原虫引起的新兴疾病。主要病媒为硬蜱属蜱虫,但不同类型的野鼠及家鼠或鹿也会作为中间宿体,来完整其整个生命周期。

一直以来,巴贝西虫病一直感染牛,在20世纪50年代才在人体中被发现。主要发生在美国东北部以及欧洲温带地区。多数情形下,并无症状或症状类似轻微流感,但是,对于免疫系统低的人而言,可能会很严重,甚至致命。

巴尔通体病

昆虫:跳蚤、体虱、沙蝇、蜱、蚊子。
感染源:细菌、巴尔通体

巴尔通体细菌能引起多种疾病,包括:

战壕热
由五日热巴尔通体引起,该疾病主要通过人体体虱传播。其在一战期间因为感染大量部队而臭名昭著——超过1/5的英国、德国和奥地利军队被报告患有战壕热。现在,它已经蔓延至全球,在欧洲、北美洲、非洲和中国都被报告出现该种病例。其症状包括:发热、头疼、皮疹和骨骼疼(主要是胫骨、颈部和背部)。.

猫抓病
猫抓病由多种巴尔通体引起,正如其名字,它是由携带细菌的猫蚤感染的猫抓伤所传播的。这种病最常见于小猫和儿童。其症状包括心脏发炎(心内膜炎、心肌炎)和眼睛疾病(视神经视网膜炎)。跳蚤和蜱虫叮咬也会传播该病。

卡里翁病
仅限于美洲西南部较高海拔地区,其主要通过沙蝇叮咬传播。该病分为两个明显阶段——奥罗亚热引起的发烧(起初被认为是一种独立的疾病)和皮肤损害,一般会流血。这种病是在秘鲁医学院学生在1885年自行感染,记录其发展进程并因此而死亡后,才命名这种病的。

屈曲病热

昆虫:: 蚊子
感染源:病毒、屈曲病病毒。

屈曲病热主要发生在热带地区,从非洲大西洋海岸到西太平洋巴布亚新几内亚。在美洲南部和中部地区、美国和北欧也有此病例报告。

其主要症状包括:发热、持续数周的严重关节疼、皮疹、肌肉疼、头疼、恶心、疲劳。多数病人都能恢复,但是,关节疼可能会持续数月或数年。当前没有疫苗,也没有具体治疗措施。除了关节疼和地域性差别外,其在病媒和症状上与登革热类似。

霍乱

昆虫:家蝇、丽蝇、麻蝇
感染源:细菌、霍乱弧菌。

霍乱是一种与卫生条件差、贫穷和战乱有关的疾病,是由摄入了粪便污染的食物和水造成的。昆虫携带着来自人类环境中被感染的粪便和被污染的产品中所含的细菌,对于这种疾病的扩散有着重要作用。

潜伏期为1-5天,其后,细菌产生一种毒素,引起大量水性腹泻和呕吐,如果不经治疗,将会导致严重的脱水并死亡–其中25-50%的严重病例是致命性的。

近年来,世卫组织提供了一种疫苗并已成功应用,以防治这种疾病。自2013年以来,已经分发了200万剂,主要为非洲的战乱区域。除了2010年地震后在海地和邻国爆发的霍乱外,非洲约占该种病例的90%。2011年,全球病例报告书达到历史新高,接近60万例。

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80%的霍乱病例可以通过口服补液盐来治疗,然而截至2012年,仍有7.48亿人缺少清洁水,45个国家在改善水供应方面仍处于落后状态。

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

昆虫:
感染源:病毒、内罗病毒

病毒可通过蜱叮咬或接触被感染动物(牛、绵羊或山羊)的血液或组织传播给人类。边缘璃眼蜱遍布于北非和亚洲地区,而且,也出现在欧洲南部和东部地区。这种疾病通常通过鸟类迁徙和家畜进行扩散。

该病毒在非洲、中东是地方性的,巴尔干半岛、亚洲西部和南部被视为新兴病原体,在欧洲,根据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统计,多个国家发现了新病例,并在其他国家检测到病毒抗体。

症状包括发热、肌肉疼痛、眩晕、颈疼、背疼、头疼、眼睛发疼、对光敏感、呕吐和腹泻。致死率为5-40%,并且尚无经证实的治疗方法及安全疫苗。

回归热

昆虫:蜱&虱子
感染源:细菌、伯氏疏螺旋体属

回归热的特征是持续数天的发热,之后是一个较长的无发热期,大约持续7天时间。可能还伴有身体疼痛、肌肉疼、关节疼、头疼、恶心、呕吐、厌食、干咳、光敏感、皮疹、颈疼、眼疼、混乱和眩晕。

虱传回归热是由回归热螺旋体引起的,并且,只会在人类之间进行扩散。这种病主要发生在贫穷、饥饿和冲突地区——当前为埃塞俄比亚和苏丹。这种病能引起黄疸病、严重的流血、精神影响和心脏问题。碾压虱子或抓挠虱子进食和排泄的皮肤,以及将细菌带到伤口和粘膜上,都会引发感染。虱传回归热危害性比较大,如果不经治疗,死亡率为30-70%,经过治疗后,死亡率为1%。

蜱媒病现于非洲、西班牙、沙特阿拉伯、亚洲、加拿大和美国。每种蜱虫都会携带一种特定的伯氏疏螺旋体,由于其使用各种小型动物作为宿主,因此会发生在不同的居住地。蜱虫可以活10多年,因此,在建筑物中的感染可以长达数年。

流行性斑疹伤寒

昆虫:虱子。
感染源:细菌、普氏立克次氏体

与其他类型的虱传回归热相比,斑疹伤寒一般发生在过分拥挤和卫生较差的环境中,如难民营和监狱。主要发生在非洲中部和东部、南美洲中部和南部以及亚洲。最近几次则发生在布隆迪、埃塞俄比亚和卢旺达地区。碾压虱子或抓挠虱子进食和排泄的皮肤,以及将细菌带到伤口和粘膜上,都会引发感染。在美国,某些病例与冬天在家中筑巢的飞松鼠相关,但是,其感染方式尚不可知,因为患者身上并无虱子。

症状包括高烧、头疼、严重的肌肉疼,在感染后的5-6日会出现黑斑皮疹。

犬艾利希体症

昆虫:
感染源:细菌、埃利希氏体属、嗜吞噬细胞无浆体和新塞内苏立克次氏体。

犬艾利希体症一般用于描述攻击白细胞的多细菌感染。它们仅发生在美国地区,不同地理范围内的细菌也有所不同。但关于这种疾病,目前所知甚少。

其症状在感染后的大约14日内出现,每12小时为一周期。症状包括头疼、肌肉疼、疲劳、恶心、呕吐、腹泻,偶尔也会出现皮疹,个体差异较大。

日本乙型脑炎

昆虫:蚊子
感染源:黄病毒、日本乙型脑炎病毒。

主要发生在亚洲东部、东南部和南部农村地区。感染几率与雨季和稻田泛滥相关。该病毒的主要宿体为猪和涉禽,偶尔以人为宿体,并且,很少通过进一步叮咬进行传播。该疾病与西尼罗河病毒和圣·路易脑炎病毒具有密切关系。

大部分感染并无任何症状,但在某些病例中,特别是儿童,该病毒会侵入大脑。在感染的5-15日后,发生高烧症状和头疼症状,并可能发展为昏迷、发抖和痉挛。此病虽无具体的治疗措施,但有相应的防疫疫苗。

奇薩那森林病

昆虫:
感染源:黄病毒、奇薩那森林病病毒。

这种疾病仅限于印度南部地区,其中,每年有400-500例,但是,在俄罗斯也被认为发生过类似发热病例(苏联春夏型脑炎和奥姆斯克出血热)。通过蜱虫叮咬或与小型啮齿类动物接触,特别是猴子,会引发人类感染,此类病例最早发现于1957年。

症状包括高热、头疼和出血——鼻子、喉咙、齿龈和胃肠出血。可进行预防疫苗接种,但尚无特定治疗措施。完全康复需要数月时间。

利什曼病

昆虫:沙蝇
感染源:原生动物、利什曼原虫

利什曼病可通过母沙蝇叮咬进行传播。这些小苍蝇体长1.5-3.0毫米,黑色大眼,体多毛,带翼,有腿。它们在森林地区、洞穴和风干砖坯内繁殖,这些地方也是人类感染发生率最高的地方。啮齿类动物、狗和其他哺乳动物也是这种疾病的载体。

由于致病源含有20多种原生动物,因此这种疾病包括多种形式:皮肤、粘膜和内脏,造成多种皮肤痛、慢性溃疡、粘膜感染,以及脾、肝、骨髓和淋巴结感染。这种疾病常见于很多热带和亚热带国家,在某些国家,有着不同的流行形式,但是,巴西是所有三种形式的主源地。

根据世卫组织估算,3.1亿人有感染该病的风险。每年有30万内脏性利什曼病病例和超过2万死亡病例,而在过去的五年内(截至2012年),总计报告有100万皮肤性利什曼病病例。

被叮咬处会有一个不肿胀的红色圆环。感染症状为发热和贫血。

淋巴丝虫病

昆虫:蚊子
感染源:蛔虫、班[克罗夫特]氏线虫(90%)、马来丝虫、帝汶布鲁丝虫

寄生虫成虫仅寄生在人类淋巴系统内,并且,通过蚊子叮咬在人类之间进行扩散传播。根据世卫组织统计,它已影响了全球1.2亿人,其中,有4000万人外貌受到了影响或因此而发生残疾,其中包括2500万名男性患有生殖疾病。这造成了大量人口长期遭受疼痛的折磨,生产力损失——对于他们个人家庭及整个社会经济,以及社会排斥。

这种寄生虫可在身体内存活数年,而身体无任何症状,由于因为它们6-8年的生命周期中会产生数百万只幼虫,慢慢使淋巴系统、肾和免疫系统遭到破坏。最坏的症状一般在成人群体(多为男人)中出现,引起胳膊、腿、生殖和淋巴系统(淋巴水肿)的组织发炎(象皮病)。

可以服用药物来清除血管流中的寄生虫,因此,可以通过协同作用来消除这种疾病。

刚果红色热/ 地方性斑疹伤寒

昆虫:跳蚤
感染源:细菌、地方性斑疹伤寒立克次(氏)体

这种疾病是全球性的,多数是通过感染大鼠的跳蚤传播,少数通过小鼠、猫和负鼠传播。在大鼠侵扰的建筑物和生活空间内,如难民营,这种疾病更为常见。

接触跳蚤粪便会传播这种疾病,通过皮肤伤口或抓擦手部感染区域,然后转至粘膜和嘴部,从而引发感染。

其症状与虱传流行性斑疹伤寒类似,但持续时间较短,也轻得多。具体包括:在感染后6天内出现皮疹、头疼、发热、肌肉和关节疼、恶心、呕吐。这些症状与麻疹或风疹类似。可以使用抗生素来治疗刚果红色热。

盘尾丝虫病/ 河盲

昆虫:黑蝇
感染源:已知线虫、旋盘尾丝虫

河盲影响3700万人,主要在非洲的31个国家中,也出现在美洲中部和南部。偏远农村地区中,黑蝇繁殖依附的流动小溪附近,也存在感染风险。

寄生虫能引起皮肤瘙痒、淋巴结炎(悬垂性腹股沟)、生殖系统象皮病、严重的视觉损害,以及视觉缺失。

寄生虫的生命周期复杂,仅在人体内繁殖,在黑蝇体内有多个幼虫阶段。雌性黑蝇在交配后寻找血液,并且,如果它们从被感染人体中吸食血液的话,能从血液内摄食微丝蚴。微丝蚴能产生幼虫,幼虫包括三个阶段,最后一个阶段会移到苍蝇的头部和鼻部,可通过唾液感染人体。

幼虫移到皮下组织,然后,在此形成节瘤再长成成虫,约需6-10个月。成虫交配,雌性成虫进入微丝蚴阶段,然后,黑蝇通过进食摄入体内。

已知线虫成虫能长到50cm,可以生活在节瘤中长达15年,进入微丝蚴阶段可以长达9年。

可以通过治疗来杀死微丝蚴,缓解皮肤瘙痒症状,但无法杀死成虫。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了一种潜在的新式治疗方法,使用一种抗生素来杀死寄生虫存活所需的共生细菌——尔巴克(氏)体属。

白蛉热

昆虫:沙蝇
感染源:病毒、白蛉病毒属(血清型)

病毒有三种血清型:托斯卡纳、西西里和那不勒斯。白蛉热常见于地中海一带,也现于中东直至印度北部和中国西南部。其症状在感染后几天显现:发热、前额剧烈疼痛、肌肉和关节疼、心率加快和面部潮红,两日后减退。该病亦被称为天热。尚无明确的治疗措施。

Q热

昆虫:
感染源:细菌、贝纳特氏立克次体

Q热是一种流行病,主要通过被感染的动物体液传播,包括被感染牛、羊和山羊的奶、羊水、胎盘、尿和粪便,很少由蜱传播。

大约一半被感染人员会出现症状,包括高烧、严重的头疼、恶心、呕吐、腹泻、关节和肌肉疼、呼吸困难。可以使用某些抗生素治疗该病。某些病人会发展为更为严重的慢性肺炎、肝炎和心脏发炎,因而需要长期的抗生素治疗。

立克次氏体发热

昆虫:跳蚤、蜱
感染源:细菌、立克次氏体类

立克次氏体为一组原始细菌,仅生存在动物细胞内,依靠宿体细胞的生化过程存活。很多昆虫和节肢动物都携带立克次氏体,如蜱、跳蚤、虱子和螨虫等。

立克次氏体可引发多种疾病,包括斑疹伤寒和斑疹热,区域不同,相关的疾病类型也各异,例如:

  • 流行性斑疹伤寒(普氏立克次氏体) — 全球范围内;
  • 刚果红色热(地方性斑疹伤寒立克次氏体) — 全球范围内;
  • 落矶山斑疹热(立氏立克次氏体) — 西半球;
  • 南非蜱咬热(斑疹伤寒立克次氏体) — 南非;
  • 西伯利亚蜱媒斑疹伤寒(西伯利亚立克次氏体) — 西伯利亚、蒙古、中国华北区;
  • 马赛热(康氏立克次氏体) — 地中海各国、非洲、西南亚、印度;
  • 澳大利亚蜱媒斑疹伤寒(澳大利亚立克次氏体) — 澳大利亚;
  • 跳蚤传播斑点热(猫立克次氏体) — 美洲北部和南部、北欧、澳大利亚;
  • 东方斑点热(日本立克次氏体) —日本。
  • 立克次氏体痘(靖立克次氏体) — 美国、俄罗斯、乌克兰、南非、韩国、巴尔干半岛诸国。

立克次氏体痘

昆虫:家鼠螨。
感染源:细菌、靖立克次氏体。

在老鼠自然死亡期间或在虫害防制之后,螨虫寻求新的血液宿体时,人类感染的几率最高。螨虫叮咬可发生该病感染。在乌克兰、俄罗斯、南非、韩国、克罗地亚、法国和美国城市地区有此类病例报道。

立克次氏体痘被认为是一种比较轻的病,大约2-3周即可恢复。首先出现的症状是:被叮咬处出现一个包,大约在被叮咬后的一周左右时间出现,之后会变为黑色恶疥。几天之后出现发热,类似流感,同时,身上出现皮疹。

落矶山斑疹热

昆虫:: 美洲犬蜱、洛矶山林蜱
感染源:细菌:立克次氏体

尽管发生在美洲北部、中部和南部地区,但这是美国最常见的立克次氏体疾病。啮齿动物是该病的储存宿体,既是蜱虫的宿体,也是蜱虫幼虫的感染源。

典型的落矶山斑疹热症状包括:发热、头疼、腹疼、呕吐和肌肉疼。几天后可能出现皮肤皮疹,表现为密密麻麻的红色斑点。

沙门氏菌病

昆虫:: 家蝇、丽蝇、麻蝇、蟑螂
感染源:细菌、肠道沙门氏菌

沙门氏菌细菌以苍蝇和蟑螂为媒介,通过机械传播方式传播。这些动物栖息在污物中,接触过人类或动物的被感染粪便及被污染产品后便会携带这种细菌。

根据疾病控制中心估计,仅在美国一年就会感染100万人,19000人住院,近400人因此而死亡。 细菌中的沙门氏菌具有复杂的分类,包括六个小种类,进一步又能细分为2500种,其中一些会引起人类疾病。

沙门氏菌病主要来自被污染的水、食品,特别是生家禽、碎牛肉和生鸡蛋。蔬菜和水果收获中的不良卫生条件,以及宠物,特别是爬行类宠物、幼雏和鸭雏也是该病的感染源。避免接触、良好的卫生条件和手部卫生是最重要的预防方式。

症状包括:腹泻、发热、呕吐和腹部痉挛。除了补充人体体液外,多数人无需治疗即可在几日内恢复。但是,人在感染后,很容易通过手部不清洁和不良的卫生条件传播该疾病。

伤寒
沙门氏菌的一个分类(肠道沙门氏菌 - 伤寒沙门菌),能引起较为严重的感染,可从肠道扩散至血液和淋巴系统,然后到达其他的人体器官。这是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地区病,每年感染约2700万人,印度最为严重,尤其是儿童。它只发生在人身上,并通过粪便污染扩散,因此不良的卫生条件会促进这种细菌的传播。抗生素可以治疗该病,目前已有相应的防疫疫苗。

志贺氏菌病

病媒:: 家蝇、丽蝇、麻蝇和蟑螂。
感染源:细菌和志贺菌属

志贺氏菌病是腹泻和痢疾的一种主要感染源,每年会引发9000万感染病例。如果摄取的食物和水沾染上被感染人的粪便,就会感染此病。这种细菌只会寄生在人类和灵长目动物上,因此其传染对不良的卫生条件具有很强的依赖性——只有10-100种细菌会引起感染。

感染症状在一周后出现。其感染会引起带血、粘液或脓的腹泻、发热、恶心、呕吐、腹部痉挛以及放屁,持续数天或数周。如果病情严重,可使用抗生素进行治疗。

蜱媒脑炎

昆虫:
感染源:病毒:黄病毒

截至目前,发现了这种疾病的三种类型:欧洲/西方、远东和西伯利亚型。这种病常见于欧亚大陆一带,从北欧的意大利到北部的芬兰,以及俄罗斯南部和接壤国家,直至远东的中国华北区和韩国。在欧洲和俄罗斯,每年约有5-7000例报告案例。

其症状包括:流感类症状、高烧、严重的头疼、恶心、呕吐和背疼。约30%的病例感染了中枢神经系统,这会引发麻痹症,死亡几率为1-2%。

兔热病

昆虫:蜱、鹿蝇、马蝇、蚊子。
感染源:细菌:兔热病杆菌

兔热病杆菌分布范围极广,现于整个北半球。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尽管研究很少,但在呈现地区性特征的地方,这种感染是季节性的,且与气候有关,可影响病媒的繁殖条件。很多野生动物携带该疾病,而且,家猫很容易受到该病感染。

这种细菌感染性较高,只需几种感染源即可引起感染,但尚不知人和人之间会如何传染。这种细菌只能在宿体细胞中依赖细胞突起存活。

有多种菌株,依据致病力和地理范围而有所不同。兔热病很容易通过如下方式进行传播:皮肤、粘膜;与被感染动物或动物材料直接接触;摄入被污染食物或水;以及吸入被污染灰尘或悬浮微粒。

其感染症状因形式不同各异,通常在感染处有发炎和肿胀现象,如眼睛、皮肤叮咬处、肺和淋巴结肿胀,并可扩散至多个器官系统,包括肺、肝、脾和淋巴系统,具体取决于感染途径。可以使用抗生素对该病进行治疗。

现场勘查服务

参考文献

Wikipedia: www.wikipedia.com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http://www.cdc.gov/

WHO. Public Health Significance of Urban Pests. WHO, Copenhagen, 2008.

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http://ecdc.europa.eu/

WHO. A global brief on vector-borne diseases. WHO, Geneva, 2014.

Cases of sleeping sickness drop to lowest level in 75 years http://www.who.int/trypanosomiasis_african/cases_drop_to_lowest_since_75_years/en/

WHO. Investing to overcome the global impact of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 third WHO report on neglected diseases 2015. WHO, Geneva.

WHO. Global strategy for dengu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2012-2020. WHO. Geneva, 2012

The 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 http://www.efsa.europa.eu/

Graczyk TK, Knight R and Tamang L. Mechanical Transmission of Human Protozoan Parasites by Insects. Clin Microbiol Rev. 2005 Jan; 18(1): 128–132. doi: 10.1128/CMR.18.1.128-132.2005